欢迎光临本站 湖州埭溪老太婆面:23年只做烧面这一件事-巴黎人 

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湖州埭溪老太婆面:23年只做烧面这一件事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10-01 22:05:29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埭溪老街。湖州被时光冲涮过的埭溪老街总藏着一些故事,待人寻,老太等人听。婆面吴兴区埭溪镇兴达路21号,做烧不足20平米的面件老太婆面馆里,3只炉子,湖州印花陶瓷油壶,埭溪上世纪70年代的老太古旧酱缸,印了埭溪石粉厂字样的婆面老式搪瓷杯,无言地讲述着一位老妇人23年专心烧一碗面的做烧故事。 老太婆面馆。面件光阴漫漫,湖州水汽缓缓,埭溪老太婆面馆的老太掌门人倪水娣在炉灶前,一边炒面浇头,一边煮面,神情笃定。 倪水娣在煮面。从搪瓷杯里挖出一勺猪油到铁锅里,融开,倒入香菇丝、青菜丝、咸菜丝、肉丝、豆干丝和榨菜丝,爆炒至七分熟,与此同时,把一团溢着麦香的面条投入另一口沸腾的水锅里,也是烧至七分熟,尔后将面挑到炒菜的小锅里,若是干挑,就不用加水,和菜一起翻炒至熟即可装碗。若是汤面,就需舀大量的面汤到小锅,面和菜一起煮至全熟。 各种酱料。有食客要加荷包蛋,倪水娣一手捏鸡蛋,一手握锅铲,“嘭”一声,鸡蛋便弃壳跳进了滋滋作响的油锅里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一件白玉镶边的“艺术品”就出炉了,铺在面碗里,再撒上咯咯脆的猪油渣,香气四溢的老太婆面就这么出场了。 倪水娣在烧面。煮面,只要是略懂厨艺的人都会。但要烧得好吃?就大有学问了。倪水娣告诉食客:锅大水满是烧面的要义,面和菜也要先分后合,并且一次最多烧两碗。而火旺、菜鲜、眼快、手勤,亦是烧出好面的必备要素。 店里的食客。有食客笑问:“你公开了烧面的秘诀,不怕教会了徒弟,少了生意?”倪水娣淡淡地回答:“你们不可能有我们一样的食材。” 老太婆秘制酱料。 老太婆秘制咸菜。倪水娣有此底气,自是有其道理的。“鲜、实、秘”三字诀是老太婆天天要念的烧面经。猪油和油渣都是每天用新鲜的猪板油熬出的;青菜是有周边农户定点供应过来的,不仅新鲜,还不用担心农药残留;咸菜非海宁菜,亦非雪里蕻,更不是盐水随便泡一夜的咸菜,而是取自坛装的榨菜芯,切细,加油、盐、酱油炒出来老太婆秘制咸菜。 烧好的面,让人看了直流口水。23年来只做烧面一件事,让老太婆面誉满湖州。每个节假日,从湖州中心城区、南浔、德清等地慕名赶来的吃货,一群一群地出现在兴达路上。因为一次只煮两碗面,长队是必排的。倪水娣烧面,仿佛不是在做一桩生意,而是在从事一种行为艺术。她说,收成如何没关系,重要的是她还在烧面,食客也吃得满意。在揭开锅盖的瞬间,看倪水娣安静地专注于每一个动作,雾气缭绕中确有“艺术家”之感。小馄饨0.5元、咸菜面1.4元、肉丝面4元……从1996年至2006年,整个10年里,超市的光明牛奶已从1.5元涨价到了4.5元,老太婆面却还是一个价。在最惨淡的时候,连帮工的工资都发不出。如今,每天可以卖出100多碗面,倪水娣和她的老伴已经很满足了。老太婆面馆所在的兴达路曾是埭溪镇的“CBD”,承载了昔日的种种繁华。而今,老太婆和兴达路都已经老了,他们都是坦然的,正如仓央嘉措的诗:“你见或者不见,我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;你爱或者不爱,爱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。”到埭溪吃一碗老太婆面,探一探当年的旧迹,是休闲生活,亦是寻旧梦之旅。从清早6点至晚上6点半,这是老太婆面店的作息时间。因为不在乎名利,老太婆倪水娣会给自己放暑假、放寒假,和老伴一起出门游历名川大山,交五湖四海的朋友。所以,吃货们想吃时,还得先咨询在埭溪的熟人。 二十四间弄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
sitemap